首页 > 人物/历史 > 正文

吴思:林彪笔记中的官场策略


1135 人阅读  日期:2009-08-07 08:37:57  作者/来源:凤凰网历史综合


在给杂志编稿子的时候,看到了共和国历史上正反两个有意思的故事。一个是《安徽日报》前副总编黎洪写的《我也批过彭德怀》,一个是《林彪与个人崇拜》。

黎洪的短文读来有一种痛彻肺腑的力量。他说,当年他仔细研读庐山会议文件,对批判彭德怀的决定怎么也想不通。他认为彭德怀说的都是实情,根本不是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安徽日报》的四个编委也找他发牢骚,很愤慨地质问凭什么说彭德怀里通外国。黎洪说,他和他们的想法完全一致,但是却严肃地警告他们,这话不能到外边说。黎洪说他不敢表达不同意见,还违心地批发了许多批判彭德怀的稿子,违心地表态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定。

四十年过去,黎洪已经是七十岁的老人了。回首往事,他在文章里痛切地责备自己,话也说得很重。他说:我在总的方面是奴性十足地服从谬误的,没有一次按照党性原则去坚持真理,反对错误。他说,当时在党员干部中,像他这样的至少要占到90%以上。黎洪设想,如果情况反过来,90%以上的人采取坚决反对的态度,中国的历史将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样子。

我非常敬重黎洪先生的忏悔诚意和忏悔深度。但是我有一个疑问:当年他真错了么?他的设想真有可能出现么?黎洪讲得很清楚:个人甚至整个编委会的反对言论将给个人和报社引来灭顶之灾。实际上他也写道,有一个编委不听他的劝告,忍不住在外边说了些话,对批判彭德怀表示怀疑,结果被打成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我想,那90%的人与他的处境相似,即使他们有不同意见,也不敢有任何公开的表示。他们是没有组织的,他们的不满只不过是个人的不满。没有组织的千百万不满,其力量与一个人的微小不满没有多少差别,难以对实际状况形成有效的影响。在这种情形之下,违心的表态,违心的拥护甚至参与,难道不应该看作人们合情合理的选择么?彭德怀在庐山的遭遇是一种标志。

这个标志表明:响应公开的号召,按照党性原则说真话,讲出亿万人正在因政策失误陷入饥荒的真相,已经遭到了严厉的禁止。违背禁令的结果,就是被宣判为人民的敌人、党的叛徒、国家的罪人,即使你的地位和功劳像彭德怀那么高,也逃脱不了身败名裂的厄运。与此相反,违背党性原则去奉承最高领导,说他是正确的,将他的胡作非为吹捧为英明伟大,不仅毫无危险,还有升迁的希望。

当然,这个标志的这种含义是得不到公开正式的表达的,这只是一种潜规则。但这种真实的规则是如此清楚,真实的奖惩是如此分明,实际情形又表明这个潜规则在《安徽日报》社的周围已经生效,在这种情况下,黎洪还应该拿自己的脑袋往花岗岩上撞么?当然,为了纸上写的漂亮原则敢于以死相拼,敢于将自己的脑袋磕碎在巨石上,这样的人是了不起的,这是不折不扣的道德上的圣人,是我们每个人学习的榜样。不过人们似乎不应该为了自己不是圣人而责备自己甚至痛骂自己。真正应该责备的倒是那些要求每个人都成为圣人的人。

在1999年第10期的《炎黄春秋》杂志上,刊登了冯建辉先生写的《林彪与个人崇拜》。文章很长,分析得也很透彻。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倒是林彪自己写下的几句话。林彪写道:“党性遵命性也。”“遵命乃大德、大勇、大智。”“民主集中制——服从——纪律。”“勿讲真理而重迎合。”“主席就是最大的群众,他一个人顶亿万人,所以和他的关系搞好了,就等于对群众搞好了,这是最大的选票。”“决议不好也同意——头等意义,不然是书呆子。”

文章责备林彪,说他是两面派,为了个人得失不讲原则。这种责备当然是正确的。以道德的是非标准评判,林彪的这些话很没有廉耻。但是按照真假的标准判断,林彪是否说出了一种真相呢?我认为他所说的正是一种制度运作的真相,他描述了专制制度下的官场潜规则,以及适应这种潜规则的最佳策略。

潜规则是这样一种不明说的东西:用博弈论的语言来说,它是一种纳什均衡,在这种均衡之中,每个参与者都采用了利益最大化的策略,选择了最有利于自己的策略。从个人生存发展的角度看,每一方都找不出比这更好的选择了。所以这是一种最稳定的格局,尽管它未必是合乎理想的格局。无论任何人入局,从长远的观点看,他必然要采用这套策略,不如此行事的人将被淘汰出局。

1959年夏天,在庐山会议上收拾彭德怀的时候,最高领袖决心已定。他要踢开前进道路上的一切绊脚石,在个人专制的体制下,他也完全具备这个能力。这时候,无论是黎洪还是比他的地位高得多的中央委员们,合理的应对策略是不当绊脚石,因为绊脚石将被踢入监狱或劳改场。

林彪的对策更进一步,他积极主动地帮助最高领袖清除驾前的绊脚石。他在庐山上当面对彭德怀说:“只有毛主席能当大英雄,你我离得远得很,不要打这个主意。我有暮气,但没有这个野心。”林彪的策略深得最高权力的欢心,他本人也因此取代彭德怀,于庐山会议之后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并主持军委工作。

从个人的角度看,林彪的策略无疑是成功的。如果我们跳出道德评判的圈子,把这当作一局棋来评论,显然各方的应对都是有道理的,但从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角度看,林彪的选择比黎洪的选择更积极主动,因此也更胜一筹。相反,永远坚持真理的要求,以人民利益为唯一宗旨的党性原则,则是一种注定被淘汰的自杀策略。当年宋襄公不肯向正在渡江的敌军发动进攻,渡江完成之后又不肯向没有列好阵势的敌军发动进攻,以为这样的策略不道德,毛泽东对这种以道德操守为核心的策略嗤之以鼻,说那是蠢猪的道德。林彪用“书呆子”这个词代替了“蠢猪”,不愧为毛泽东的爱将。

不喜欢林彪是可以理解的,把林彪看成一个傻蛋则万万不可。正统党史一直希望人们把林彪当成一个反面教员,的确,在这位反面教员身上,我们可以学到许多出乎意料的东西。(本文来源:吴思的博客)

林彪杭州“704行宫”揭秘:奢侈豪华在里面

中新网-华文报摘

1971年9月14日,林彪座机坠落在蒙古境内,一场阴险的反革命政变活动被彻底粉碎了。林彪的事情败露后,林彪在杭州的“704行宫”也随后被发现。

这座行宫,盖有4栋别墅,分别为壹号、贰号、叁号和肆号楼。4栋别墅散落于绿树之中,占地面积为307亩。壹号楼供林彪一家居住,贰号楼是座游泳池,一是为叶群喜好而建,另一个目的是为其儿子林立果选美,此游泳池在七十年代是世界一流的半标准池,装有大型空调和吸音板,以及自动循环过滤系统和自动出水控制系统,自动恒温装置等。叁号楼位于壹号楼的对面,是供林彪的四大干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居住的,因此,该楼又被称为将军楼。肆号楼则是给林彪在浙江的代理人陈励耘居住的。

四栋别墅虽说风格各异,从外表看都显得古朴而平凡,但一走进里面,其设计之精巧,安全防范之严密,设施之华丽让人惊叹。可见其耗时、费力且投资巨大。

据介绍,当时为建设这座行宫动用了大量的工程兵部队和七十九个单位的7000多名民工日夜苦战,用了一年零二个月,花费人民币3100多万元。四栋楼的总面积为28452平方米。

七零四工程,是林彪为发动“571”武装政变而在杭州设立的一个军事基地,由于以“571”工程命名,易暴露其阴谋,所以就以当时建造年月为代号,因其是1970年4月造的,故称“七零四”工程,后来人们将它叫做林彪的七零四行宫。

而七零四行宫透出的神秘主要来自于林彪一家居住的壹号楼。

壹号楼是当时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座建筑,四栋楼的总面积为28452平方米,壹号楼就有12000多平方米,内有接见大厅、影剧院、会议中心、餐厅、厨房和大套间等等。据介绍,初次设计时,只有一个楼层,并在四周配以小桥流水。后因林彪晚年时极度怕水,又觉得一层楼的安全系数不大,因此,后来作了重大改进,将楼增加一层,成为二层小楼,而且上下层的房型一模一样,四周的流水换成了草坪。林彪对这一改进十分欣赏,当时曾为此亲笔题写“精心设计,精心施工”。

“704行宫”从外面看与中国当时的一些别墅没有多大区别,但其设计之精巧,用材之高档,足见其奢华。踏上壹号楼的旋转楼梯就发现其不凡和精到之处。按常理壹号楼只有二层,根本不需要旋转楼梯,设立旋转楼梯是考虑到当时林彪年事已高,身体不太好,旋转楼梯可以在设置一段踏步后,再设置一节平台,让林彪爬一段踏步后,在平台上歇歇脚,再爬踏步。这个旋转楼梯用的是特优天然大理石,造价之高可见一斑。

进入室内,地上铺着的红色地毯已显破旧,是当时中国国内造价最贵的纯羊毛地毯。为了给“704行宫”赶制地毯,地毯厂放弃了11个国家的出口计划。在壹号楼还有一个设计精致酷似凉亭的封闭式日光浴室。林彪到晚年后,有一个特点就是十分怕水,怕水的他,一年四季难得洗澡。从林彪的健康着想,医生建议他进行日光浴。

于是在壹号楼建造了一个日光浴室,日光浴室实际上是一个玻璃浴室,其特制的玻璃可以滤掉阳光的有害射线,而且可以防弹。外面的人看不到在日光浴室的林彪,而林彪却可以通过大型闭路电视监控系统,监视“704行宫”的每一个角落。

林彪怕水,自然对下雨的水滴声不感兴趣。为了不让雨水顺屋檐滴到地面发生水滴声,设计者为此也颇费了一番心思,于是整个房屋的房顶用8~12层材料组成一个特殊的暗水流沟系统,这种特殊装置,可以将雨水自行消失在瓦缝里不会下滴,再通过暗沟排出去,从而使雨中的别墅群没有水滴声,显得很安静。这样的特别设计,在整个别墅群中随处可见。

而且,考虑到战时需要和从安全的角度出发,七零四行宫机关重重,安全防范措施十分严密。其中也足见林彪的恐惧防范之心。

在重要设施地下室里,一些通道与出口的门,都是重达500公斤的各型根据需要而制造的防弹、防毒、防水钢门,从而使地下室形成一个完全独立的高强度、极安全的军事基地。在地下室还设有一部专用电梯,直通林彪卧室,一旦遇有紧急情况,林彪可直接乘电梯快速进入地下室。

在这座被喻为原子弹都无法摧毁,如此安全的地下室里,林彪依然怕发生意外,为防范有人进入地下室,地下室通往林彪卧室的通道建设了一段特殊的回音通道,一旦有人进入这一通道,监听者可通过强大的脚步回音马上发现来人。发现是外来者,可迅速采取措施,予以狙击。

最易被袭击的各房间的门窗玻璃,也是特别设计安装的,它由防弹玻璃、防紫外线玻璃及普通玻璃组成的三层玻璃门窗,这样一安置,不仅具有保温、防紫外线辐射和防弹功能,而且让人惊奇的是,当你从室内向室外看,外面的物什一览无余,而从室外却看不到室内任何东西,这种设置可保证房内人的安全,又保证了机密。林彪有时到阳台上晒太阳,为了保证安全,封闭的阳台还设有监控装置,可以监控别墅的各个地方。

在考虑外来袭击的同时,设计者为了保证林彪的安全,在室内也讲究安全性。这可从一盏灯的设置上见其用心之良苦。在林彪卧室里有一盏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灯,但当你了解其功用后,不得不赞叹其用心之良苦,这盏灯是挂在林彪卧室的灯,像一顶农家草帽,俗称莲花灯,是用藤条绕制成一个草帽形状,外面包着一层乔其纱。这样一来,即使因意外,灯从上脱落,特制的这个草帽形灯托就会像降落伞一样轻轻落下,而不会砸伤人。

(摘自《日本新华侨报》作者:郝光)

相关链接:




2009-08-07 08:59:36 网友
[1楼]:
我是工程的参加者,请允许我谈四点意见:
1. 当时最高领导在杭州都有别墅,根据林彪当时的职位,为他建所住处我认识不到有多大出格。
2. 防弹玻璃的问题。因为当时的形势是备战备荒准备打仗,作为国防部长的住处兼战时指挥所,装防弹玻璃也不存在出格。
3.工程与反革命政变没有联系。工程是1970年4月开始的,反革命政变计划《“571”纪要》则是 在1971年3月制定的。
4. 工程是省委决定中央批准的,让陈励耘一人承担责任并作为一条罪行有失公允。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