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历史 > 正文

刘源上将:毛伯伯搞文革动机不坏 只能算渎职


1953 人阅读  日期:2012-12-21 10:52:17  作者/来源:报刊荟萃 作者:郭家宽 刘先琴 冯举


刘源上将:“毛伯伯搞‘文革’的动机不坏,只能算渎职;”“父亲虽然惨死,但作为‘二把手’,没有制止动乱,也是最大错误”。

 

本文摘自《报刊荟萃》2009年第05期,作者:郭家宽 刘先琴 冯举文,原题:恶梦之后刘少奇之子善待李讷和林豆豆

“毛伯伯搞‘文革’的动机不坏,只能算渎职;”“父亲虽然惨死,但作为‘二把手’,没有制止动乱,也是最大错误”。

谈到毛泽东,刘源(刘少奇之子)仍然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感情。他至今不能把“文革”中的毛主席和过去与他们家为邻的那个和蔼、慈祥、喜欢逗他们玩的毛伯伯重叠在一起。作为一名历史学学士,他说:“毛泽东在历史上的地位,不能看动机也不能看当代的结果,应该看他的历史功绩。毛泽东做了许多错事,也做了更多的好事。比如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敢于反霸权,同美国交手,即使不说是打败了美国,起码使美国很丢脸。这一点,海外的人不会没有感受,起码美国人对中国人的态度、看法跟过去不一样了。再拿毛主席搞各种政治运动来说,他本人的动机未见得都不好,他还希望中国更快地富强,希望我们党更纯洁、更统一有效。可能是判断错误,结果事与愿违。有人说:‘文化大革命’毛有罪,我想,即使是这样,也只能算是渎职罪。打个不够恰当的比喻,中国是个大仓库,毛是负责看守仓库的库长。仓库失了火,库长没有看好,当然应受批评。但他跟‘四人帮’到底不同,‘四人帮’是到仓库里面放火的。毛用人不当,看人没有看清楚,结果火放了起来,弄得乌七八糟,国不成国。而他自己也被火灾焚殁了。”

谈到父亲刘少奇,首先作为儿子,他对父亲怀有深深的挚爱,对父亲的惨死怀有难以言状的痛心。但作为一个成熟的中年人,作为一个高级干部,他又有十分客观冷静的看法,其冷静,几乎到了不尽情理的地步。他说:“作为党的二把手,对于那个时候党所犯的错误,父亲也有一份责任。比如说‘文革’,虽然父亲一开始就靠了边,很快又被打倒,对‘文革’的损失,似无什么责任。但作为国家主席,他没有能够制止住这场动乱,这可以说是他最大的错误。权和责是应当统一的。既然党和人民给了你那么大的权力,你就必须承担相当的责任,而不管本人意愿如何,动机是什么,有无能力,个人牺牲大小。作为儿子,对父亲的惨死,我当然难过之极。但我是一个学历史的人,置身历史过程中,首先要以历史的角度对待历史事实,不能以个人的好恶来代替正确的估价和理性的判断。”

恶梦过去之后,王光美照顾毛泽东和江青的外孙;李讷摸着刘少奇儿子的头,亲切地叫他“小源源”;副市长见着林彪的女儿,脱口而出“豆豆姐姐”

历史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之后,终于走出了严冬,走进了阳光明媚的春天。当父辈们演出的大悲剧终于落下帷幕,儿子们在舞台下重新见面时,该是怎样一种令人感叹的、含有无穷意味的场面啊!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王光美才结束了长达12年的铁窗生活。可当听说李讷身患重病、生活几乎不能自理的消息后,不知被一种什么力量驱使,身体仍很虚弱的她却又带着老保姆,经常去李讷家中帮助料理,并把李讷七八岁的儿子小芝芝带出去玩。当一些人知道她手上牵的小男孩是毛泽东和江青的外孙时,都百感交集。一位老干部曾感叹说:“她们那时是怎么整我们的?我们活下来,就算不报复,也犯不上再去照顾呀!”可是当他有一天真的见到李讷,而李讷仍像过去那样,高兴地直摸他的头,不断地叫“小源源,小源源”时,他突然觉得,眼前的李讷好像仍是那个朴实寡言、学识渊博的亲切的大姐。当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之后,有时竟连自己都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滋味。“让过去的永远过去吧!”说出来的,只是这一句话。

刘源在郑州当副市长时,林彪的女儿林豆豆也在郑州汽车制造厂工作,而刘源又正巧是抓工业的。他听说以后,专门嘱咐厂长要尽量给她以照顾。一天,他们终于在市政府的办公室里见面了。当林豆豆走进来时,刘源发现,这个同样也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命运的女人,依然带着少女时的那种忧郁、敏感的神情。他不由像小时候一样,脱口叫道:“豆豆姐姐!”回想小时候在北戴河海滨一起度暑假,他们是多么无忧无虑啊!就连那个跟刘源关系挺好、贪玩爱笑、还有几分憨直的林立果,也似乎难以和后来那个企图发动兵变谋害毛主席的“老虎”联系起来。

林豆豆后来要求调回北京,厂长不敢表态,还是刘源代表市里拍板,并办了关系。

历史有时多么会捉弄人啊?

好在那个把魔鬼变成天使、把天使变成魔鬼的荒唐时代已经过去了。

刘将军坦言:无论在哪里工作,我只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实实在在地为中国老百姓多做点事情

不久前,刘源奉调到武警水电指挥部队担任政委。这是一支直接从事经济建设、承担国家重点工程的光荣部队。数十年来,这支部队转战高山平谷,为发展我国的水电事业立下了赫赫战功。上任3个月,刘源已经从河北到贵州,从江西到西藏,把整个部队看了个遍。他已深深爱上了这支“中国军队中最苦的部队”,深深爱上了那些吃苦耐劳的战士。

作为一名军人,刘源似乎缺少一点威严。那身缀着少将军衔的军服,依然掩不住他的随和、实在。对于海内外关于他的种种猜测和传言,他总是一边摇头,一边无可奈何地说:“我过去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现在还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无论在哪里工作,我只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实实在在地为中国老百姓多做点事情!”

“将来三峡大坝建好了,一定把毛伯伯的名字和‘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的诗名刻在大坝上面,让两位老主席欣慰地安息在九泉之下。”

公元1996年10月18日,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所在地——宜昌三斗坪一扫往日云雾缭绕之态,阳光透彻的亮,空气格外的爽,风光也更诱人。

上午九时左右,伟人毛泽东最小的女儿李讷披一路朝霞,登上了三峡坝区的最高点坛子岭。

当李讷大姐听我说刘少奇之子刘源在三峡负责永久船闸的施工任务时,她急切地问道:“刘源今天在三峡吗?”“也许会在!”因为我的确还不知道刘源政委是否在三峡,他负责的施工点很多,他很忙碌。但我推想,明天和后天李鹏总理和邹家华副总理都将来三峡工地视察工作。按惯例,刘源政委肯定会来的,我便在心底里默默地生起一个念头:借这次难得的机会,一定想千方设百计,促成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后代们在三峡工地这一特殊的环境中相见。

然而,谈何容易?李讷大姐在三峡坝区参观的时间还不足一天,下午四时就要返回宜昌市,晚十时在宜昌上船前往巫山、奉节等地。刘源政委呢?现在还不知道他在何处!

事情也真凑巧。当我陪着李讷大姐从坛子岭下来,利用午休采访了前来三峡慰问演出的著名青年歌唱家梦鸽之后,突然就在三峡坝区接待中心的大门口碰到了刘源政委。当时,刘源政委正好从他的三菱吉普车上走下来,我见他向前走了,就从后面直追过去:“刘政委,您好!”刘源政委回过身马上认出我,他停下来,握着我的手,我对他说:“李讷大姐来了,很想见见您!”“是吗?李讷大姐也来了?她住哪儿?”刘源政委很急切地问。我告诉他:“李讷大姐就住在三峡坝区培训中心205房间!”“走,我现在就去看她!”我急忙说:“李讷大姐可能已休息了,下午三点李讷大姐将参观西陵长江大桥,刘政委届时能否在大桥上见!”“行,一言为定,下午三点钟我等候在西陵长江大桥!”刘源政委说毕重重地握一握我的手,转身迅疾地离去。刘源政委每一次到三峡工地总是旋风般地工作,军人的作风与气质与他同在。

因为时间的临时改变,下午三点半我们才从培训中心出发。我很着急,刘源政委会在西陵大桥上等吗?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没有把见到刘源政委的事告诉给李讷大姐。一路上我全神贯注地盯着车窗外一掠而过的每一辆车,当我们的车还未抵达西陵大桥,我就远远地看见了刘源政委和他乘坐的三菱吉普车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我们的车过了西陵大桥,向右下滑五十米左右,便嗄然而止。大家要在这个最佳位置观赏刚刚竣工的与三峡工程相配套的西陵长江大桥。

李讷大姐在她儿子王效芝的搀扶下走下车来,我紧跟其后,这时,刘源政委已下了车,我走近李讷大姐,轻轻地告诉她:“刘源政委看您来了!”李讷大姐一阵惊喜,她不顾脚下尖利的花岗岩碎石,一边呼喊着:“源源!源源!”一边向刘源政委奔去。刘源政委也迅速地向李讷大姐跑来,高声叫着:“大姐!大姐!”

两位伟人的后代终于在举世瞩目、宏伟壮观的三峡工地上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了。他们激动地、不停地用双手拍打着双方的脊背,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是的,他们的确是两位不平常的人,然而,不管风云怎样变幻,他们始终保持了两颗最平常的心。李讷大姐望着刘源政委深情地回忆道:“源源,我们分手时,你才这么高!”李讷大姐用手在自己的腰部比划着:“小时候,我们都叫你‘源源’。今天我还这么叫你!”“大姐,就叫我源源,亲热着呢!”刘源政委满脸的笑意。李讷大姐伸过右手横在刘源政委的鼻子下亲切地说:“瞧,鼻子以上太像你爸爸了,太像了!”说毕,李讷大姐又用双手轻轻地反复地抚摸着刘源政委的脸庞,仿佛是在用心地寻找过去那属于他们天真烂漫的儿童时代,又好像是在苦苦地追觅某种历史的答案!

弹指一挥间,时隔几十年。童年时代,李讷和刘源两家都同住在中南海,直到“文革”前,一直都是邻居。李讷比刘源大十一岁,刘源政委虽然今年已四十五岁了,但李讷大姐仍然像小时候那样把刘源政委视为自己的亲弟弟。

刘源政委建议:“大姐,我们背靠西陵长江大桥照一张合影吧!”“好!好!”李讷大姐连声答应,一边拉着刘源政委的手,一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们的镜头:曾经担任毛泽东、周恩来专业摄影的我国著名摄影大师杜修贤老师,这时,也不顾年事已高,把镜头对准了李讷大姐和刘源政委。大家不断地揿动快门,随行的同志们为这一难忘的镜头报以热烈的掌声。

照完相,早已过了预定上车看下一个点的时间了,可李讷大姐和刘源政委仍在亲切交谈,而谈论最多的自然是三峡工程。这项举世瞩目的建设工程,倾注了毛泽东、刘少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乃至孙中山先生和几代人心血的伟大设想,正在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一天天地变为现实。刘源政委指着长江对岸群山之中开凿的一个巨大槽子对李讷大姐说:“你看,那是我们武警水电部队正在开挖的永久船闸工地,这是世界上最大船闸,战士们披星戴月,战酷暑、斗严寒,已干了整整二十个月,挖掉了大小几十座山头,搬走土石方二千多万方……”李讷大姐羡慕道:“你们能亲手干三峡工程多自豪啊!”刘源政委说:“大姐你也该自豪啊,有你弟弟在这儿干三峡工程,你就放心吧!”李讷大姐连连点头,并关切地问起刘源母亲近况,问她来过三峡没有。刘源说:“她一定会来的。”接着又说:“将来三峡大坝建好了,一定把毛伯伯的名字和‘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的诗名刻在大坝上面,让两位老主席欣慰地安息在九泉之下!”

分手的时候终于到了。在亮丽的阳光下,两位共和国领袖的儿女再一次热烈地拥抱,往事与今天交织在一起,令他们热泪盈眶……

载着李讷大姐一行的专车向导流明渠方向开去,李讷大姐打开车窗,只见刘源政委一身戎装,以立正的姿态,站在西陵大桥上高高地扬起手,依依不舍地目送着李讷大姐……

相关链接:




2014-8-11 3:53:21 网友
[5楼]:
刘将军,您是一个实在和豁达之人,钦佩!!
2013-1-18 11:41:31 网友
[4楼]:
不彻底清算“文革”反人类的恶性,中国人很难走向有尊严生活的道路。
这是“以德报怨”吗?!
2012-12-21 20:19:21 网友
[3楼]:
为了让江青顺利接班,他悍然发动所谓“文化大革命”作破釜沉舟地一搏。没有三年大跃进的错误,就不会有十年文化大革命。他打接班人这副牌,将刘少奇迫害致死,提拔林彪又逼走林彪,起用邓小平又打倒邓小平,通过“文化大革命”,他把勋臣宿将几乎全收拾了。刘少奇在回答戚本禹1967年4月1日发表的《卖国主义还是爱国主义?》中的“八个为什么”时明确地说:“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为什么提出和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我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看到一篇能够完全说清楚为什么犯错误的文章。
2012-12-21 12:13:06 网友
[2楼]:
那个把魔鬼变成天使、把天使变成魔鬼的荒唐时代“已经过去了”。

2012-12-21 12:01:09 网友
[1楼]:
看了此次文,刘源的胸怀宽阔,让人深思。!毛泽东文革中目的就是权力,“四人帮”是他的工具,林彪也是。一个农民起义英雄夺取了政权以后,忙于弄权,死都不放。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长达10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对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人民造成的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的严重灾难,凡是经历过的人都有刻骨铭心的切肤之痛。作为一名历史学学士,请您不要太大度了,过头就不能让人信服。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