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谈法论道 > 正文

何亮亮:从黄光裕案看司法腐败


1214 人阅读  日期:2009-05-01 10:34:44  作者/来源: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4月29日《时事开讲》以下为文字实录:

任韧:紧贴时事,现在开讲。各位好,今天《时事开讲》,谈的第一个话题,是一个不平凡的普通人。今年38岁,来自辽宁的三轮车夫蔡伟,最近是刚刚取得了复旦大学的博士生拟录取资格,录取的原因在于他对中国古文献研究方面的造诣和钻研精神。发生在这个只有高中学历的普通人身上的故事,难道仅仅就是知识改变命运这么简单吗?今天现场我们请到的是何亮亮先生来解读。

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原浙江纪委书记王华元在4月16号这一天,同时被宣布免职。而根据知情人士透露说,这两位省级、副省级的高官被免职,实际上是和黄光裕案,包括郑少东案,还是有牵连的。我们稍后请何亮亮先生来解读。

何先生,这听起来,看起来又是一个麻雀枝头变凤凰的故事。不过仔细想一想看,麻雀之所以有了华丽的转身,似乎靠的不仅仅是机遇,还有运气。这背后还有很多别的东西?

何亮亮:对,我觉得确实不能只用知识改变命运。虽然他也是很明显,知识改变命运,这样一个命题上面的一个例子。但是我更多的是把它看成,就是在蔡伟身上,体现出了一种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的一种,一种读书人的精神,一种真正的读书的这个精神。

蔡伟体现的读书人精神

何亮亮:蔡伟的事情呢,大概是一个月以来,我在做读报节目的时候,当时就看到这个消息了。当时呢,他是获得了博士生,是破例,破格的,教育部破格的批准他可以参加复旦大学今年的博士生考试,就让他有这个资格。那么当时我就注意到了,因为我们知道,教育部几乎很少做这样特例的批准的。那么因为这个前提是,蔡伟,就只有高中毕业的文凭。为什么这样一个离开高中已经20年的,说青年,也已经不青年了,已经眼望着40了,靠上中年了。而且他在中国社会,他是最平反,最普通不过的,东北的一个男性。像这样的下岗工人,他其实没有什么长期的稳定的职业,那么因为他在去复旦大学之前,他还是一个三轮车夫,蹬三轮的,之前他摆过小摊,做过什么各种各样的事情,下岗之后,很普通的这样一个人。

为什么这样一个人,他会有复旦大学古文字的教授,也是中国古文字学界的泰斗裘锡圭,和另外两位著名的教授,一共是3个,都是院士级的这样著名的教授,联名,根据规则,联名向教育部提出了一个申请,就是要求批准让蔡伟,能够参加今年复旦大学古文字学博士生的考试,教育部批准了。那么当时只是批准了,那么我当时就注意到了,就开始注意这样的一个青年,他有什么样的能耐,当时知道的就是,他在高中毕业之后,其实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对古文字,中国的古文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么高中毕业考大学,很不幸,他没有录取,这也就千百万青年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为什么,他的语文成绩非常好,可是数学和英语的成绩都很差。

任韧:偏科。

何亮亮:偏科,偏科的这个高中毕业生,可能有很多。但是这位蔡伟身上体现出来的就是一种,他喜欢古文字。虽然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他的这个父辈,他的家族里,没有人是做这行的。本来吧,我们说这个在,不要说中国,各国都有这样的情况,很多都是世家,你说中医有世家,法律也有世家,政治家也有世家,文学、美术很多都有世家。那么由于家庭影响关系,比较容易成才。

可是像蔡伟这样的一个,没有任何学术背景的高中毕业以后,生活也很坎坷。可是他对中国的古文字学,他有非常浓厚的兴趣,他孜孜不倦的,就是用业余的时间,他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专业课,就是除了打工的时间,要养自己,要养家,他就在钻研古文字学,而且取得了很高的造诣,也因此引起了裘锡圭教授的注意。

那么所以他有了这样的一个机会,他也在中国的网络,以及专业的杂志上,都发表过一些论文,受到了行内的人,这个行内的人,一看就懂,这样的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这样一个青年人,他对古文字的造诣,已经是相当好了。那么后来裘锡圭等人,他们了解到蔡伟,他实际上,就觉得这样一个人才,如果他不能进一步深造,不能够成为一个有用之材的话,他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他一辈子不会放弃他自己的爱好。但是他可能一辈子就没有一个合适的工作,只能靠打散工,蹬三轮来养活自己和家人,然后就来钻研古文字学,所以后来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到复旦大学的古文字和古代文献中心,去参加马王堆出土汉简的整理工作,那么这个就跟他的专业可以结合起来了,同时他可以有了一些收入,而且也可以为他继续深造,创造了一个条件。

那么今天我们看到这个消息是,就是他,蔡伟已经通过了相关的考试,复旦大学的招生办已经把它列为拟录取的名单了。那也就是说,他基本上应该就,考试这一关他已经过了,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正式的博士生了。

所以这个报导刊登之后呢,一个在内地也是引人注意的,因为在今天香港好几个报纸,都用了这个大篇幅来报道。对我来说,我觉得消息是很震撼的,很震撼的。我看到这样一个高中毕业之后20年能够孜孜不倦的,能够守住自己所心爱的,这样一个古文字的专业,然后他遇上了伯乐。而且他在中国这样一个相当刚性的社会,教育体制也是相当刚性的这样一个制度里,他终于能够得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通过考试,人们就承认了他的资格。

其实那个我看相关的报道很有意思,就是那些后来,因为考试已经结束了,考试是各学校自己命题的。后来那些看到试卷的研究生说,他说那些试卷,就是蔡伟做的那个试卷,他说可能有的教授都未必做得出来。可是对蔡伟来说,那是小菜一碟。可见他的专业能力是很强的,所以就没有人可以质疑他了。其实还有人质疑,说你们自己招生,有没有黑幕?我想没有什么黑幕,这个考卷你来做,对不对?你能做成,你也就可以被录取,你也可以被破格录取吗?

任韧:总是有很多的质疑,一旦一个不寻常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不过我们从另外一个方面看,其实蔡伟,相当于是在一个体制之外,这个20多年,完全靠自己成长出来的,这样一个奇才。但反观很多体制之内,我们老是在抱怨学术腐败,学术造假,所以这样一个对比,会不会有一些,很异样的思考呢?

何亮亮:确实是这样,就是像蔡伟这样的真正的在读书,能够耐得十年寒窗苦的这样一位学子,他跟我们现在这个体制内的学术造假形成了很鲜明的一个对照。所以我这里想到是这样,就是中国传统,有这样一个所谓的传统,叫做耐得寒窗苦,方为人上人。把读书作为唯一的一种出路,这个对现在中国的文化,其实影响也是非常大的。现在中国读书有没有,读书风气很盛。但是读书的动力,是什么呢?当官,对不对?升官发财。这个所谓升官,当然是个很夸张的说法,当一个公务员,或者是找一份好的工作,这个可能是绝大多数学子的读书的动力。真正为了自己的兴趣而读书,这样的人很少,而蔡伟就是其中的一个。

所以我从蔡伟身上,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种精神,这样一种缺失的精神。你说这个学术造假,那些学术造假,无论是教授,还是他的这些助手们,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精神。他们造假,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金钱,只是为了维持自己,这种本来是很虚假的,这种学术地位。

所以在讲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非常欣赏裘锡圭教授的,这样一种,一个是他的这种风度,他有伯乐的眼光,他看到了这样一位,辽宁一个,不但名不见经传,而且没有受过任何古文字学正规教育的这样一个青年,跟他切磋,跟他商讨,他可以看到这个学子的潜力。同时他这样说,他说现在有一些做古文字学的教授,他说根本就是虚有徒表,徒有需表,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功力,他说他们就不如蔡伟。他甚至说,我自己有些地方,还不如蔡伟。

你说一个古文字学的泰斗,一个教授,他有这样的雅量,他当然就能够发现优秀的人才。可是又有多少教授有这样的雅量呢?那些学术造假的,那些教授他怎么可能为一个有潜力,一个真正有能耐的青年,给他们铺出这样一个道路来呢?所以我觉得这个蔡伟的事情,他可能,我希望他能够造成一个震撼,我希望他能够让现在在学的那些高中的学生,能够看到,按自己的兴趣读书,这是最好的,因为只有我兴趣的东西,我才能把它读好,我不是为了以后能当官,不是为了以后能挣多少钱。

而且要是像这个蔡伟身上所体现出来的,我想说的是这样,就是中国人过去说,叫做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样的一种取态,本身是不对的。但是这种精神,就是真正读书,读好书,中国人有这样的话,什么读死书,什么书呆子。但是这里面其实有一种精神在,就是我能够坐这个冷板凳,我能够为了我自己心爱的事业,我把书好好的读下去。有了这样的精神这个青年,他就能读好书。而且中国我们说一些大学者,其实都是这样出来的。梁漱溟,有学历吗?没有学历。陈寅却在海外游学20年,不要说博士,一个本科的学位也没有拿到,可是这些大学者,为什么他们能够成功?因为就跟蔡伟一样,他们有这样一种孜孜不倦的,为自己所心爱的这个事业和专业,去读书,去死读书的这种精神。

任韧:所以一个故事,之所以成为新闻,就在于他的稀缺性。所以蔡伟的故事,也许能让我们经常去反问自己,我们究竟身上缺失了什么?我们为什么而读书?好的,先去一下广告,稍候回来继续请何亮亮先生来解读,越滚越大的黄光裕案,背后究竟会牵连出怎么样的故事呢?广告之后见。

任韧:欢迎继续收看《时事开讲》。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原浙江纪委书记王华元在4月16号这一天,同时被宣布免职。而根据知情人士透露说,这两位省级、副省级的高官被免职,实际上是和黄光裕案,包括郑少东案,还是有牵连的。我们继续请何亮亮先生来解读。

何先生你看,这个黄光裕越滚越大,牵涉出来的官员的级别也越来越高了。你怎么来评判这个事件?

何亮亮:对,陈绍基和王华元,是在4月14号,应该是4月16号,那一天的《新华社》发布的两则短讯,内容其实是,除了名字不同,内容基本是一样的。

从黄光裕案看司法腐败

何亮亮:而且用的是,我觉得是很不一样的一个方式,就是他不是说我宣布了一个什么。它只是说,新华社记者从中纪委那里得到,就是中纪委证实了。那么证实的前提是什么,证实的前提就是在此之前,就是香港的报纸已经在报导了,已经有这样的相关的报导了,实际上是4月14号,广东省已经是在一定范围里面,做了这样一个传达,就是免去陈绍基省政协主席的职务,而且要双规,就是规定的时间,规定的时间,要交代他的问题,浙江的情况也是这样。

所以这个方式是有点特别,不管怎么说,就是中国官方就证实了这个消息。那么这个消息,16号到今天已经是将近2个星期了。目前官方还没有公布具体的情况,我相信现在也不可能公布,因为肯定要等整个案子了结了之后,官方才会有一个详细的说明。

但是呢,从那个时候都现在,这个十来天的时间里,一个是香港媒体,继续发挥了他们这个,消息灵通的本色,虽然有消息没有得到证实。另外中国内地的媒体呢,跟以前是不一样的,中国内地的媒体以前就是,如果只是宣布了两个正省级的官员被免职之外,其他媒体就不会再做什么文章。但是我看到现在北京、上海、广东的一些媒体,他们都是在尽可能的,以这个外围的方式,在做这样一个报导。因为在中国,同一天宣布处理两个正省级的高官,这是过去没有的。而且这两个高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实际上都是广东省前后任的政法委书记。

那么在刚才你说的这个,实际上这个事情是从黄光裕开始的,黄光裕去年11月被拘留之后,那么就开始揭发出了越来越多的问题,特别是像公安部经侦总局的局长,这个郑少东,还有经侦总局的副局长,又兼北京市的经侦大队的队长,相继的罗网,另外还有商务部的一些官员也落网了。

那么这里面后面又牵出了一个,在港澳很有名的一个闻人,闻名的闻,不是文人的文,这个很有名,像是一个黑道的大亨,叫连超,这个连超是经营公海的赌船的。据说黄光裕是利用公海赌船的方式,一个是洗黑钱,另一个用这个方法来贿赂。而陈绍基这位前任的广东政法委书记,陈绍基在广东,在香港大名鼎鼎,因为当年就是在他的主持之下,处理了这个当时很有名的大案,就是绑架李嘉诚的儿子一个大案,是由他破的。而且可以说陈绍基在广东担任公安厅长和政法委书记期间屡破大案,所以在港澳也是很有名的。

而这个陈绍基,后来做了政协主席以后,他居然也到过这种赌船。他到赌船去,肯定不是一般的,我们说随便玩儿一把,是吧,肯定是有人送礼输钱给他的方式,让他得利。更重要的我想,他以这样的方式,像是表明他在保护这些赌船,所以这些案子全部都连起来了。

那么这个陈绍基本人是广东土生土长的官员,是从基层,一级一级做上去的。那么另外我们看这个王华元,王华元虽然是外省人,但是他是广东工作了很长的时间,而且原来也是广东的政法委书记。那么另外我们知道,这个郑少东,他也是从广东调到北京去的,所以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共同的东西,就是这些官员,全部都是跟广东的政法系统,司法系统有关的。所以呢,一个合理的,符合逻辑的一个结论就是这些人的腐败,跟广东司法界的腐败有极大的关联。

那么这一方面,实际上也是,近来也是有不少的报导的,特别是像一些比较,我觉得相当令人震撼的,比方说一些台资的企业,一些规模很大的企业,在广东遭到了某些,有力人士,实际上相当于黑社会的势力,就把他们整个企业,可以给侵吞了。但是呢,在一切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你去找当地的公安局报案,公安局居然根本就不给你立案,或者说你要出一大笔钱,我才给你立案,立了案以后,还未必能够帮你解决问题。

那么现在这个台商算明白了,正因为有像王华元,像这个陈绍基,这样的人做后台,所以广东的司法界,你不能说都很腐败,但是就有这样的很可怕的歪风。包括像黄光裕,像连超这样的人,才能够横行不法。而现在,这个网开始收了,所以这个消息,所以如此的引起大家的注意,包括现在有消息说,这个黄光裕,在狱中曾经自杀未遂。那么这个消息我觉得也是很震撼的,一个是说他才40岁,就未遂自杀吗?还是有人想让他死呢?因为他的死,可能可以掩盖住一个很大的黑幕,那么这一切,我想未来如何发展呢,有待于我们进一步观察。

任韧:所以黄光裕案,其实有很多新的特点,比如说牵扯出来的高官越来越大。包括这些高官身上,还有一些很特殊的品质。先去一下广告,稍候回来,继续请何亮亮先生来解读。

任韧:欢迎继续收看《时事开讲》。已经被免职,正在接受调查的原广东政协主席陈绍基,可以算是一位文人雅士,因为他不仅酷爱乒乓球,还喜欢书法,包括越剧。我继续请何先生来点评,你看这些所谓风雅、清高的爱好,和无尽的贪欲,在一个高官身上,实现了一个很奇妙的组合,你怎么来评判这样一个现象。

贪官新特色:附庸风雅

何亮亮:我觉得这个很正常,一点也不奇怪。第一贪官他不是说,凶神恶煞的人,他也不是一个,比方说就是一个很粗鲁的一个没有胸无点墨的,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一个贪官的身上,完全是可以把这种,说的不好听的,是附庸风雅,说的好听的,就可以有,比方像陈绍基,书法相当好,他喜欢越剧,就是说超级的越剧发烧友,就是很喜欢广东越剧。另外喜欢打乒乓球等等。这一点是可以跟他作为广东省的一个高官,作为一个政法公安厅长,政法委书记,乃至于政协主席,他是可以很好的结合起来的。

那么另外就是他喜欢女色,这一方面,但是我们知道,贪官都喜欢女色。但是十个喜欢女色的贪官,可能有九个都没有像陈绍基这样的风雅。所以这一点上,我觉得陈绍基可能在贪官里,还是比较出类拔萃的。在此之前,我只记得就是胡长清,就是原来江西省的副省长,后来被判处死刑了,胡长清也是书法相当不错的。

但是放在陈绍基身上的,我觉得他毕竟,他是一个贪官,这个情况跟我们说,跟一个清官是不一样的。为什么这样讲?比方说这个胡长清在位的时候,很多人为了拍他的马屁,请他题字,题完字以后就给,实际上是贿赂的一种。但是前提是,就是胡长清的字,确实写得不错。

那么陈绍基,他还有一个衔头,他是广东省书法家协会的主席,但是现在有人揭发说,这个书法家协会主席,是他用钱买来的。因为广东的书法家很多,书法家协会主席,必须是你不说是第一,至少也是大家都很佩服的,就是广东的书法第一非你莫属。可是陈绍基的书法,他还没有好到说,大家都说你是广东写的最好的。但是他有权,他还有钱,他能够收买。

另外呢,我觉得更震撼的是,他已经花了1千万元,有这个报导,虽然没有得到证实,说在中国,他正在角逐下一届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当然是比一个省的书协的主席更高级了,是不是?

那么从这里是不是可以看到另外一种腐败呢?这种书法家协会,还有美术家协会,这些就是文人雅士的机构,居然也是用铜钱堆起来的吗?居然你用钱就能够买到吗?但是我们知道,以中国社会的现实来说,有钱是可以买到,很多东西你买不到,但是还有很多东西你是可以买到的,特别是像这些衔头。当然现在陈绍基因为已经是锒铛入狱了,已经被双规了,所以我想他这个1千万元,是白花了,他不可能再当这个中国,未来的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副主席,就连广东书法家协会的主席,可能也保不住。

但是从这里,是不是就可以看到一种新的,就是这种腐败,已经不仅是官场的腐败。特别是在官场的腐败,我想补充一点,就是刚才我们所说的,就是官场的腐败里,其实最可怕是司法的腐败。因为司法的腐败,它会腐蚀一个国家的法治。那么如果一个国家的法治,现在我们看到还不是一个,当然不是一个全局的情况。就是在广东,他也是一个局部的情况。但是即使是局部的情况,当法治被腐蚀,当法治在保护黑势力的时候,这个法治就很可怕了,他就不是人民的法治,他不是一个社会主义的法治了是不是?

所以这个陈绍基身上,我想未来人们可以把他作为一个典型来研究,他的工作能力肯定很强,他对书法艺术,对乒乓球的爱好,肯定也是真诚的。但是同时,他却在用不法的手段,积累了大量的财富,非法的财富。

至于说包养情妇之类的,我想这个基本上无关痛痒,这个跟他是否贪官并没有一个必然的联系。虽然媒体还是很喜欢就这个问题,发表议论,这也是人情之常。

那么这个王华元,其实也有这样的问题,因为他们两个人,在广东的时候,跟地产界的关系之密切呢,也是众所周知的。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我们今天谈这个问题,只能谈两点,第一点就是司法,司法的腐败,但是很明显的,中央现在正在通过这个黄光裕案,以及陈绍基和王华元案,来追查司法腐败。另一方面,就是我觉得,给我的一个启示,就是贪官也是,他的人格是多面化的。贪官他不仅仅只是贪钱,他也可能贪官,在这个贪腐的同时,他夜有他的追求。而这个追求本身可能是高雅的。问题这一切,当中很奇妙的结合在一起,而且在中国的官场,在中国的社会,大概还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

任韧:所以如果说他的能力很强,他的趣味很高雅。但是如果一个人被贪欲所吞噬了,同样不能够作为一个真正的好官存在。

何亮亮:同时也不可能真正成为一个好书法家。

任韧:好,非常感谢何亮亮先生的点评。也感谢你收看这一节的《时事开讲》,再会。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