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评论 > 正文

牛刀:中国社会可能重回越穷越光荣的年代


1207 人阅读  日期:2009-07-08 18:11:23  作者/来源:牛刀


国家统计局长马建堂总算说了一回有水平的话。这位一向以数据含糊不清而广受质疑的政府要员,在全球智库峰会上说,促消费关键要增加低收入人群收入。这个观点不仅仅只是促消费的问题,而是避免中国社会贫富现状进一步恶化,避免经济危机滑向深渊的大问题。
 
马建堂说,纵向看中国的投资率是不断上升的,从1952年22.2%,上升到去年的43.5%,上升了21.3%。消费率自然就从52年的78.9%,下降到去年的48.6%。下降了30%多,中国的消费率去年不到一半。虽然我国的最终消费率呈现去年走低的趋势,但是国民消费这块在一直的增长,主要是第一,中国消费增长太快,二是投资更快。可能可比价值来算,1952—2008年,我们的消费指的是只是把GDP中最低的消费支出,56年增长了46.7倍,年均增长7.7%,而投资增长了187.5倍,年均增长10.6%。
 
马建堂没有回避消费增长中,居民消费支出占GDP是在逐年的下降,政府消费是不断的上升的客观事实。在居民的消费支出中,城市居民消费所占比重上升,农村居民消费所占比重下降。城市居民消费支出占居民消费支出比重从52年的31.1%上升到2008年的74.4%。而农村消费支出比重由52年的68.9%下降到2008年的25.6%。
 
这些数据告诉我们,穷人群体的扩大,穷人消费的下降,生活成本尤其是居住成本的提高,是中国所有危机的最大根源,也是1929年以来全球几次经济危机爆发的根本原因,我们现在面临的产能过剩而消费不足的矛盾,也是由穷富不均导致的。
 
近30年来,由于国民财富的两极分化,由于经济转型时期的掠夺和欺诈,中国民众已经逐渐失去了创富的热情和动力,这是一个民族兴盛与衰落的危机。尤其是后十年,我们在GDP的增长中,在好不容易通过艰苦努力迎来的经济繁荣周期,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却没有享受到经济繁荣带来的财富增长,相反,却在高房价高学费高医药费等奇高的生活成本的压迫下不堪重负。
 
中国社会的勤劳致富的价值观受到空前的颠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遭到空前的浩劫,而富人的种种恶行又使人不忍耳闻。他们,几乎全体失去了引领创富的精神力量。
 
当许多人在现实社会挣扎时,我们的社会体制并没有给弱势群体提供应有的帮助。当你没钱看病时,有可能就意味着死在医院门口;当你没钱读书时,就有可能永远被排斥在大学校门之外;当你不幸失业时,我们的社会救助机制覆盖不了需要救助的群体;而且,正当弱势群体将读大学视为改变命运的机会时,却在一夜间发现,原来读完大学,并不意味着有良好的发展,反而面临更加尴尬的处境。无助,导致失望;失望,走向迷茫;在迷茫中怀疑所有的希望,那是对社会价值观的巨大颠覆。
 
他们看见了贪官的无耻奸淫,居然甩出人民币打在民女的脸上,有的荒淫无耻到了奸幼的程度;他们也看见了富家子弟的横行霸道,视人命如草芥,令人莫齿难忘;他们还看见了朱门酒肉臭,心怀的是那种路有冻死骨的切齿痛恨;尽管他们不知道贫困的根源,却因此而感觉到出身卑微的痛苦。我们为什么不去建立一种平等的社会机制,让所有的年轻人在一个起跑线上呢?
 
美国人民现在最怀念的总统是里根先生。在像现代中国一样面临经济危机时,里根先生的儿子像许多平民的儿子一样,排着队在冬日的冷风中领着失业救济金,美国人民因此而知道了他们的总统也和他们一样在共度时艰。而我们的一些官员,富可敌国,却连最起码的财产也不敢公开,并且还在用贪污受贿来的钱,在拼命炒高房价,进一步将中低收入阶层逼向无望。这种社会现实,怎么可能让他们去创富、去消费、去努力工作,因为不管你怎么努力,只要是凭自己的努力,没有几个人能在工作的都市有个栖身之处。就像我的长篇小说《深圳,我把爱情弄丢了》的主人公一样,无情的被这个社会边缘化。灵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不断的哆嗦;情感,在虚无缥缈的年代不可寄托。
 
尼采说,上帝死啦。难道我们也到了重估一切价值的时候?但是,当代中国没有信仰,许多人只能回望历史,反正富不了,不如越穷越光荣,起码穷人于心无愧,因为穷人善良的天性犹在;而富人呢?还存有几分善良?这种对财富的绝望而鄙视的心理,正在中国社会蔓延,群体越来越大。
 
从我们的经济数据,再来看看我们面对的现实,多少不公?多少不平?有谁能说得清楚。我们所有的调节社会财富分配的机制为什么荡然无存,富人可以拥有无限的住宅而宁肯空置,就像当年的资本家,牛奶产多了,宁肯倒掉也不给嗷嗷待哺的穷人,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切与哀痛,为什么会发生在公有制的社会主义中国?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