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文学 > 正文

无 题


3071 人阅读  日期:2010-6-18 18:18:02  作者/来源:何震达


按:这是三十年前的一篇旧文摘录

林彪自我爆炸后的第一个初春。连续两个星期烦人的霏霏细雨,今天清晨总算止住了。天空渐渐放亮、放晴,到了午前竟还有了太阳。那暖暖的,柔和的光洒在小昕家的堂沿。

小昕正在烧菜,锅台上缭绕着白蒙蒙的雾气,也送来一阵阵诱人的香味。

小昕今天十六岁,正处在长身体阶段,显得有些修长,两只手非常利索,放盐,加水,翻锅,因为今天改善生活,是他爱吃的洋芋艿烧肉,就更有精神。

“妈,菜烧好了”,小昕从碗柜里拿出二只碗,一边盛一边冲里屋喊,“妈妈,盛起来放那里”。

“分两碗,一碗放外边桌子上中午吃,还有一碗拿里边来,明天吃”。母亲的声音从里屋飘了出来。虽说今天是星期天,但学生的作业还在等她去改,否则明天怎么发下去。

小昕按母亲的吩咐把菜分成二碗,双手捧着,先把一碗放在房间里,再到灶台上捧来另一碗,准备放在桌子上去。突然院外传来了喊声,“爸爸回来了”。

“爸爸回来了”这是姐姐的声音,这么响,姐姐这么响的喊声,他已有好几年没听见了,本能的转过身朝院门望去,姐姐进院来了,手里拎着一只草绿色旅行袋,三步并作两步,嘴里不停地向家里喊叫“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那喊声刚落,果然一个熟悉的但又有些陌生了的男人,从院门外往里冲进来,只见他低着花白的头,两手垂着,双脚以至裤腿上都沾满泥水,急匆匆走进堂沿。

“啊,爸爸”果真是小昕曾以为骄傲,但又给他带来过灾难的爸爸。自爸爸被人带走后,他在梦中,曾多次出现爸爸的身影,可是今天当这梦境成为现实时,他慌了,脑神经开始混乱,手一松,“啪”碗碎了,冒着热气的菜向四面飞去。

当他缓过神来,望着眼前一身农民装束,变得苍老的父亲,他分明看见父亲的那双浑浊的饱含泪水的眼睛,他轻轻地叫了一声“爸爸”。这声音,连他自己听来,都觉得不像是从自己喉咙里出来的。

爸爸轻轻地应了一声,低声对小昕说“刚才我在农场的农田里干活,场领导通知我可以回家了,我匆匆洗了一下手就回来了。”

“妈,爸爸回来了”。小昕走进里屋拉拉母亲的手臂,“你看他在洗脸”。这时姐姐也来叫母亲快去,但母亲仍然坐着,一动不动,然而,小昕那只拉母亲的手明显得感到了母亲手臂在微微颤栗。

姐弟俩都在等待,等待母亲的决定,等待着母亲脸上的欢笑。小昕睁大两眼紧紧盯着母亲。

“别去,都在这里待着”,母亲严肃地一反以前说话的温和,正色道:“你们的爸爸是叛徒,特嫌,走资派,这次回家我们情况还不明,是领导让他回来,还是......”

“是领导让他回来的”姐姐肯定地说:“我看见小车送来的,是小吉普”。姐姐急忙回答。

小昕又一次呆住了,他木然地望着母亲,因为他心里清楚几年来他多次看见母亲偷偷拿出爸爸的照片凝望,流泪,沉思。他茫然了,他百思不得其解,母亲为何变了?(变得这般冷峻,这般狠心)变得那样无情!

四年前的一个秋夜,一轮浑圆的明月,悬浮在台门天井的上空,恰似一朵黄玫瑰挂在天上,院子里几只蟋蟀正在抒情歌唱,而四邻在静穆的沉睡中。

“开门,开门”一阵粗野的砸门声夹带着咒骂声.......

1980年4月30日

相关链接:




2012-6-7 18:10:15 网友
[6楼]:
笔者人心叙写柔软,丰满。
2010-7-10 12:08:39 网友
[5楼]:
中国人的秉格里有许多奴性和闹性,这都是长期的被专制、贫穷的结果。
2010-6-23 4:08:07 网友
[4楼]:
叙写人心柔软的部分,丰满的人性部分 。作品完全以理念进入写作。
2010-6-23 4:00:21 网友
[3楼]:
这都是长期的被专制的结果。
2010-6-19 7:33:08 网友
[2楼]:
在文化大革命其间有多少人付出比战争还要残酷的事实。
2010-6-19 6:37:00 网友
[1楼]:
值得思考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