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文学 > 正文

素材两则


3415 人阅读  日期:2010-7-2 10:53:45  作者/来源:何震达


手  术

窗外,蔚兰的天空漂浮着纱巾似的白云,金色的霞光透过刚发芽的树枝,从窗口伸进来,洒在我的床上,给屋里带来了生气,也带来了新的一天。

八点,我空着肚子,穿好护士给我的白衣、白裤,戴上白帽,斜靠在床头,拿起一本巴金的《家》翻看,以便竭力将纷乱的思绪安定下来。

护士进来了,有二位。她们给我量体温、血压,然后叫我躺在一辆可以推动的,可上下摇动的小床上。当她们把我推向手术室时,我只感到脑子里嗡嗡地响,就这样不到半个小时,我已躺在手术台上了。因手术要九点开始,所以我怀着紧张好奇的心情观察着室内的一切。

暖烘烘的手术室显长方形,有30平方左右,分东西两个手术台,我在东面,中间被玻璃柜隔开,柜内存放着摆得整整齐齐的药瓶,及手术器械等。我身体的上方吊着有小圆桌般大小的无影灯,灯亮着,但不刺眼;这些灯散发出科学与文明的呈浅绿色的光;墙边还放着各种仪器及其他大小不同的铁箱,墙壁的下半部涂着草绿色的漆;上半部和天花板则是乳白色的,整个房子使人感到宁静和庄重。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进来了四位穿戴全白的女同志,从他们的年龄、谈吐和有条不紊的工作,我明白了手术就要开始,而她们四位是助手。果然,我的手脚给固定起来了,据说这是防止病人在动手术中乱动。量过血压后,手脚又松开了,并叫我侧睡,身子弓起来,我双手紧抱着两膝。麻醉师在我的背部从上往下数摸着脊椎骨,麻药针就从腰中部的脊椎骨节中刺进去,然后再叫我躺平,缠住手脚。药水慢慢滴入,只觉得腰部暖烘烘的,直往下身流去。大约十五分钟后,医生进来了。

“痛不痛”医生用针头刺刺我的脚问。

“不痛”我回答说。

“开始吧”医生举了举手,下达了命令,但声音却很轻。

手术室里宁静极了,听得见手术器械的碰撞声,渐渐地我感到胸闷得很,又好像觉得有人在拉自己的肠胃,那强烈的压迫感实在难以忍受,慢慢觉得疲倦起来,我终于昏睡过去。

手术总算动完了,我睁开眼睛问身边的麻醉师阑尾割下来怎么个样子。她回答我说黑黑的,象自行车上的刹车皮。我还想问下去,但被医生阻止。护士推着手术车离开了手术室,驶向病房,我向手术室门上的电钟望去,那上面的时钟正指在11点上。

1979.11

杀  猪

玫瑰红的落日悬浮在农场那棵古老的大树上,披着奇丽的晚霞斗篷。辽阔的华中沃土使人心旷神怡。我们演员班有些同志刚刚放下背包就放声高歌了。

我卸下工具,舒展了一下有点紧张的(有点累)胳臂,在弯曲的田埂小路上踱步。望着那被晚霞映红的田野,一天坐汽车的劳累顿时烟消云散。现在我想的是我要是个诗人就好了。

“小晰”,有人在喊。

“到”,是指导员在叫我。

“你会杀猪吗?六百多斤的”。

……

“是这么回事,农场连队离场部很远”,场部领导也多是些老头了,不会杀猪,想到你个大,有力,所以……”

“先去看看吧”。我跟随指导员来到杀猪场,看到沿围墙筑着一排矮矮的瓦房,瓦房外又围有一米高的砖栏,分成一格格正方形,上百头猪在这里“自由”生活。

“就是这头”,指导员指着一头大肥猪。我虽从未杀过猪,是部队文艺兵,但是我是一名军人,我壮着胆,努力大声说:“先把它赶出来”,我望着那头肥猪爽快地说:“好吧,多叫些人来。”

指导员走了,一会儿就来了五、六个人,他们把猪赶到院子里,寻机又把它推到,紧紧按住猪拱嘴和猪腿。我脱掉外衣,紧了紧腰带。接过指导员拿来的一把三八刺刀,从猪脖上对准心脏部位一用劲,噗嗤一攘,血水像条鲜艳的绸条顺着刀子飘了出来。猪嗥叫着,挣扎起来,我担心他们五、六个人按不住这头大肥猪,又用劲往里捅,刀把进去了,我的手臂上满是血,暖烘烘的。

“好了,好了”,不知谁喊了下,我就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眼睛迷惘地盯着还在微微抖动的猪。唯恐它再爬起来,又用刀尖刺了刺猪身,没动,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我才感到太累了,四肢无力,两只眼皮不停地跳着,许是第一次杀猪的原故吧。

……

夜幕落下来了,一轮明月宛如淡淡的轻霜洒满大地,远处一片宁静,只有几处农舍的灯火在黑夜里闪耀。我坐在床上,又想起了那头肥猪,想着想着,不知怎么的,眼皮又跳了起来。

1979.10.18

相关链接:




2010-7-2 16:56:11 网友
[2楼]:
对阑尾:兰天、白云、霞光、绿芽、护士、医生、文明的灯光。。。。
对八戒:落日、枯树、泥土、弯径、军官、士兵、三八刺刀。。。。
2010-7-2 16:29:24 网友
[1楼]:

没想到是这样的两个素材,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